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同居三十题25--一期二振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真 · 打闹


一期酒醒了以后根本不记得自己昨天说过些什么,又马上投入到了工作中。

时之政府又开了大典太光世的限锻活动。大典太光世是少女刀账里仅缺的一把刀,又是天下五剑之一,如果这回能拿到他,她就实现一直以来全刀帐的梦想了啊!手里还有不少资源,御札和加速符,三天的时间赌这一把刀应该没问题吧!十万资源在手的少女已经有了胜券在握的感觉。

 


本丸里好久没有过这种大型赌刀活动了,近侍一期拿着御札和加速符来到锻刀室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围在门口等着看他锻刀……一期叹了口气,小姑娘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本丸里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四花五花刀……都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从没锻出来过啊,限锻这种事更是一次没成功过。日课总是130的她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要来赌这把天下五剑的?

 


一期连续在锻刀室呆了三天,围观的人越来越少,十万资源也差不多快用尽了……就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还是没出货。目睹整个过程的鹤丸先生表示他见到锻出最多的刀是山伏国广。


她也在旁边看着,从最开始的气定神闲,到后来的如坐针毡,最后看到资源只剩五千的时候感到头晕眼花,脚步虚浮……心中气愤到想把刀匠扔进锻刀炉里,看着从始至终面无表情锻刀的一期也觉得有点不爽。


“你是不是没有给我好好锻,连个四花都没出啊!”

一期无奈:“您不要随便冤枉人啊,锻刀这种事和您的灵力比较有关系,可不关我的事啊。”

少女伤心得说不出话来,让他最后再锻一次就收工。


三小时二十分。


看到这个数字……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种不好的预感。少女颤抖着贴了加速符上去,一阵白光过后,一把崭新的……一期一振……出现在眼前。因为付丧神已经在本丸显现的缘故,眼前的一期一振,也只是普通的一振刀而已。


一期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少女感觉心里更堵得慌了,本来心里还没有这么生气,这最后一把刀锻出什么来不好,偏偏锻出自己?他一定是故意的!她气鼓鼓地从刀架上取下那把一期二振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你别来找我了,我有他就够了!哼!”

 


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把那把刀放在了桌上。这是她的第二把一期一振,和第一振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他的本体。从刀鞘中抽出来看时,有种把一期扒光了欣赏的感觉呢,她笑着把刀收了起来。


哎,一期怎么没有过来找她啊,说不让他来就真的不来啦?仔细想了想,今天好像给他安排了手合番,少女慢悠悠的来到训练场,靠在门边和弟弟们一起围观他和包丁的手合。包丁本来就是短刀,刚来本丸经验又不足,完全不是一期的对手。所以一期根本没怎么尽力就已经让他应对不暇了,累得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求哥哥手下留情。


“不要欺负包丁啦,来跟我比比嘛~”

一期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道白光闪过,本能的抽出本体接了下来。刀剑相撞的声音在空旷的训练场里异常清晰。

“请您不要胡闹。”


少女带着她那把一期一振上场了,虽然知道她修习过多年剑道水平并不差,但是他怎么敢和她比试……万一伤到她怎么办。

“还没见过两把一期一振的比试呢,我想看看。”说着对着他就劈了下去。

一期不得不再次接下:“如果是因为锻刀的事,我道歉……请您停手吧。”

“不!资源都没了道歉也没用!看招!”少女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是一副笑着的表情,一期看出她没有认真地在生气,也放松下来,索性陪她玩一会儿,注意不要伤到她就好了。


两个人你一刺我一砍,虽然真刀真枪的上了,看起来却和刚刚包丁的训练差不多呢。弟弟们在场边看得有点犯困,药研干脆拿了个西瓜过来开始切。


“资源的话,去远征很快就能赚回来的。”一期躲过她的一个突刺。

“说的简单,又不是你去!”不惯用太刀的少女感觉用久了手好酸哦,可还是不肯停下。

“远征的话,我也可以去……实在不行博多那里有些存货,还够用一阵。”

正在吃瓜的博多差点被噎到。

“派你去远征谁给我当近侍,哼!”


一期轻笑一声,不打算再和她玩下去了,抓住她的一个破绽,手上稍一用力就震掉了她手中的刀。


少女愣在原地,自己苦练剑道多年……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他打败了!一期帮她捡起刀,装回刀鞘里,俯在她耳旁呵了一口气,轻轻说道:


“这样的比试,您看够了吗?”


“看来还是您的一期一振更厉害一点呢。”




#不懂剑道,这打架是瞎写的hhh

评论(46)
热度(106)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