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想抱多久都可以的哦

#前传10

#一期和婶婶未交往时候的故事


窗外夜色渐沉,本丸的手入室里还亮着一盏灯。


少女手里忙着给药研包扎伤口,目光却时不时往角落的位置瞟着。药研顺着她若有若无的视线看去,一期哥坐在沙发上,半靠着沙发的扶手,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


和一期带着经验尚浅的短刀们练级,不小心选错了阵型,大家多多少少受了些伤。然而手入的位置很少,加速符又紧缺,一期自然地把位置让给了短刀们,安静地坐在一旁等候。少女安慰了他几句让他稍等,就忙着照顾大家,短刀修复虽然快些,但一番折腾下来也已经快入夜了。


“大将去照顾一期哥吧,我已经没问题了。”

伤口虽然处理好了,但是本体还没来得及养护,看着少女犹豫的表情,药研笑着说道:“大将不用担心,本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您很担心一期哥的吧?他等了很久了。”


少女把他的本体小心放入刀鞘交还给他:“好吧,那你回去好好休息。”

“一期哥就拜托您了。”

 


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缓步走到一期身边,他已经累得睡着了。明明是他伤得最重,却不得不让他排在最后,少女看着他辛苦的样子有些心疼。想叫他起来处理伤口,又不想打扰了他安稳的睡眠,她叹了口气,拿起他的本体坐在了他身旁。


缓缓抽出颇具重量的刀身,一振漂亮得无可挑剔的太刀,即使经过打磨,再刃,以她娇小的身形来使用仍旧显得有些不太相称。米纸小心地擦过本体,她看见几处受伤的痕迹,在闪着好看光泽的刀身上非常显眼。有些着急,甚至忘了借助手入工具,少女纤细的指尖轻轻抚上了刀身上的划痕。


“小心!”

还没等她反应,手就被一期紧紧握住拉向一边,本体也被他从手中取走了。确认她没有伤到手指,一期才松了一口气:“您不要用手去碰……很危险啊!”


她很少见他这么紧张的样子,心里有些暖:“对不起,太着急看你的伤,忘记用粉球了。”

“如果您被我伤到了,我不会原谅自己的。”

“好啦。”少女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怎么醒了?”

“感觉到您在碰我……突然就醒了。”

“很累吧?我来帮你处理下伤口就回去睡吧。”

“麻烦您了。”

 


严重些的伤口都集中在背后,一期背对着她脱了衬衫。

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他好看的肌肉轮廓,后背上横着两道非常显眼的刀伤,因为拖了很久的缘故没有在流血了,血液凝固在伤口周围,显得有些狰狞可怕。


少女举着沾了酒精的药棉,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才好。比这更严重的伤口她不是没有见过,可那是在别人身上,虽然也很心疼,却不是她现在这样的感受。一颗心像是被人放在手心里不断揉捏,痛到她说不出话来,眼泪不知不觉已经冲到了眼眶里。她没想哭的,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手里拿着药棉,颤抖着覆上了他的伤口,一期疼的一抖,她的心也跟着一抖。


“很痛吗?对不起……”慌忙缩回了手,眼泪跟着掉了下来,幸亏他背对着自己没有看到。

“不痛的。”


一场手入,变成了他的酷刑,她的煎熬。

 


“对不起,没有加速符了……很疼的话还要再忍一下。”

“……”


酒精消毒结束,少女小心地帮他涂药,包扎,一期始终一声不吭。他很怕脱口而出的就是一句好痛,在喜欢的人面前,怎么可以这样。


背上的伤处理完毕,少女转到他身前,上下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别的伤口了,只剩下面颊上的一道细小的划痕。一期一直闭着眼睛皱紧眉头,隐忍的样子让她心里一阵疼。这个男人,是出阵时全力保护他人的队长,是尽力照顾大家的温柔的哥哥,是她最认真负责的近侍,强大到让人仰视,却也会露出这样脆弱的情绪,在她面前。


很想,抱抱他。

 


“今天药研出阵真的很厉害,抢了很多誉哦。”

“……”

“博多也很棒呢,一路上发现了不少资源。”

“……”

“五虎退超勇敢的,受伤了也没有哭。”

“……”

“因为一期有在好好的保护他们呢。”


一期一直低着头在忍痛,忽然听到她提到自己,被她捧着脸抬起头,对上她湿漉漉的双眼。


“一期也可以和我撒娇的,很痛的话,就让我抱着你吧。”


就在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的时候,她的体温越来越近,自己……竟被她紧紧拥在了怀里。清甜的气息裹挟着若有若无的灵力渐渐包围在他周身,小心安抚着让他疼痛难忍的伤口。一期闭上了眼睛,认真感受着她的安慰。


少女感觉到他的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抱歉……让您担心了,再抱一下……就好。”

 


她笑着摸了摸一期柔软的头发,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太刀,在她面前偶尔变得像小孩子一样,也没什么不好呢。


你想抱多久都可以的哦。


评论(46)
热度(127)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