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只要我还没死,就会保护您的(上)

#前传14

#一期和婶婶未交往时候的故事

#这章太长了分两段发~


一期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怀中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身上还残留着一丝她的温度,她的香味,一夜无梦。只要有她在身旁,自己就会睡的很安稳。为什么会哭了呢,她……原谅自己了吗?


今天不做近侍,又没有什么任务在身,让他有种提前进入养老状态的错觉。她还愿意见到自己吗?如果她不要他了……又该何去何从呢。身体上的疲劳消去了大半,但还是不想起床面对这个烂摊子,一期翻了个身抱住了被子,假装她还在怀里。

 


“一期哥怎么还在睡?快起来了!”是药研的声音。

一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太阳已经大亮,懒懒的说道:“今天没什么事。”


“一期哥是没什么事,大将有事!”

“哎?”一期挣扎着坐了起来,顾不得去整理睡乱的头发,连忙拉住药研:“有什么事?她出了什么事?”


“和你写信的那个人……来了。”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温度也低的可怕。


兄妹二人各自跪坐在软垫上,相顾无言。近侍不在,进去倒茶的人是江雪,倒是不太介意房间里冷冰冰的气氛。滚烫的茶水上浮起一层白雾,升在空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么好的一振江雪左文字,你都没怎么拿出去用过吗?真是浪费。”哥哥看着江雪离开的背影感叹。


“他不喜欢战争。”少女冷冷的说着,给自己灌了一口热茶,根本不去看他的眼睛。


“你是他的主人,你想让他做什么他还敢反抗吗?”


“我跟你不一样!”


跟自己说了几百遍不要和他生气不要和他生气,可是……一面对这个人,自己就无论如何也冷静不下来。


“你的本丸也太散漫了,天下五剑整天坐在那喝茶?四花太刀从来没上过战场?太不像话。”哥哥把茶杯放在桌上磕出了很大一声响,听得她心里一抖。哥哥现在的样子,让她很怕。十年的时间,两个人都不再是彼此认识的样子,懵懂幼稚的她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审神者,但是曾经对她温柔宠溺的哥哥,却变成了冷酷无情的政府官员,一离去就是十年。


“你不是还有把一期一振吗?怎么没见到。”


“……”

少女面色微变,下意识摸了摸哭得微肿的眼睛,要知道,她早晨还是从他怀里醒过来的呢。


“怎么,吵架了?”哥哥轻笑一声抿了一口茶,“让他过来。”


“你要见他干什么,背着我和我的刀剑写信还不够吗?你还要怎么样!”


哥哥明显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算了,把你的战绩拿过来我看。”


少女有些心虚,奈何对面坐的人不仅是自己哥哥,还是货真价实的政府官员,今天还是打着例行检查的旗号来的。只得让药研去拿给他看,却没想到,给她拿来战绩册的人,是一期。


一期对着她弯腰行礼,走到两人面前跪下,将战绩册双手奉上。哥哥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接过就开始翻阅起来。


少女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一张一张翻着战绩册,脸色变的越来越黑,直到在某一页上停了下来。


“这就是你的战绩?你做审神者有多久了,满级的刀就这么两把?”

少女不作声,只是低着头默默听着。


“一个月的日课有一半做不完,你每天都在干些什么?”

那是……她不忍心他们以身犯险去故意招惹检非违使,才没有做完。


“这又是怎么回事!连着一整个星期什么记录都没有,你这个审神者干脆别当了吧!”战绩册被重重摔在了她的腿边,少女被吓得一颤。那是她为了躲着一期跑回现世的那一周,无论有多委屈的理由,确实是荒废了工作,她无话可说。


“是我的错,要打要罚随你吧。”


“工作做不好脾气还见长,这是你对我说话应该有的态度吗!你给我跪下!”


看见兄长真的生气了,一期慌忙膝行上前:“请您不要动气,主上工作上出现问题,都是在下的失职,请您责罚在下就好,原谅主上。”


少女倔强的推开一期:“不用你替我担着,错了就是错了,要杀要剐随他好了,我才不怕。”说着赌气似的跪了下来,心里却不知道有多害怕。


哥哥去书桌前走了一圈,拿过一把绘图专用尺走到少女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把手伸出来。”

那可是加宽加厚的钢尺!打在手上该有多疼啊!少女瞪了他一眼。然而大话已经说出去了,怎么能直接向他求饶呢,横下心闭上眼,把手心摊开在哥哥面前。

 


等了半响,她听到了钢尺极速落下来带起的风声,却意外的没有迎来手心里火辣的疼痛,只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东西覆在了她双手之上。少女睁开眼,却看见一期的手臂挡在了她面前,手背上迅速肿起了一个浅红色的棱子。


“都是在下的错,请您责罚在下,饶过主上。”

少女眼看着一期手上的棱子瞬间就肿得通红,心里狠狠的疼着,简直比自己挨打还难受。


“你在干什么啊!谁让你冲过来的!去一边呆着去,我不要你给我挡!”想推开他却发现推不动。


哥哥嘴角勾起一个不太容易察觉的微笑,没有说什么,只是手中的尺子又举了起来。一期眼看着尺子的方向是朝着她打过去的,而她还在嗔怪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会伤到她的。


一期几乎是本能的冲了过去护在少女身前抱紧了她,钢尺并没有因此停下,重重的落在了他背上。一期疼得大口喘着气,小心地确认过她身体的每个部分都纳入了自己的保护之下不会受伤才放下心。


“一期!你干什么啊!”少女听到了他喉间一声止不住的闷哼,一定是很痛。慌忙想挣脱开他的怀抱,可是被他抱得死死的,完全无法动弹。


“你要这样替她挡,打死你我也不会负责的。”


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期没有回话,只是把怀中人抱得更紧了。

 


评论(38)
热度(94)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