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三日婶】当空巢老人生病在家

#现代,师生paro

#老夫少妻系列的三日月x纯子

#未交往时候的片段


纯子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迈进了教室。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还在眼前,三日月老师离她……那么近,心跳都不知道飙高到多少了,几乎是逃跑似的跑回了家。现在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她故意踩着点进了教室,低着头坐到一个不太靠前也不靠后的位置上。


三日月老师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的来到教室坐在讲台前喝茶,都已经这个时间了,他竟然还没有出现。上课铃声已经响过,教室里渐渐响起了一阵躁动的议论声,纯子在大家的催促下不情愿的拿出了手机准备联系他。


刚刚按下那串熟悉的号码,就听见一阵匆匆赶来的脚步声,进门来的竟然是鹤丸老师?


“不好意思来晚了,三日月老师今天身体不舒服请了病假,由我来给大家代课一次。”


议论声再次响起,纯子看着手机上的那个还未拨出去的号码心里一紧,生病了吗?这还真是……吓到我了,这个老头子,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节课,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听进去了多少,思绪总是莫名地飘到别的不知道哪里的地方去。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收拾好东西,在要走出门的时候被鹤丸叫住了。


“纯子,我今天一整天都是课没有时间,你替我去看他吧。”

“哎?我去?”纯子愣住了。

“对啊,他一个人生病在家你能放心?再说也就剩你知道他家在哪儿了。”

“……”


作为三日月老师带的唯一一个学生,纯子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比别人重了不少,不知道多少次会议开始之前要帮他系好领带,不知多少次不得不出门把迷路的老头子找回来……像照顾小孩子一样操心,一天的工夫怎么又生病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总是让人这么担心呢。


纯子叹了口气,下午还有一门课,时间倒是还充裕,去看看他而已应该可以赶得回来吧?

 


敲了门没有人应,纯子黑着脸从门前的地垫下摸出了他的备用钥匙开了门,没想到当时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的她如今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房间里安静的不像话,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客厅的地面上。那柄黑色的雨伞被晾在阳台上,纯子想起了昨晚他冒着大雨送她回家,在楼下要分别的时候竟然吻了她……


他是她的老师,她是他的学生……


如果不是这样的关系,她也许会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吧。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但是在那一瞬间,她的呼吸都要滞住了。少女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逃一样的跑回了家,靠在门背上大口的喘气,却忍不住跑去阳台目送着他的背影默默远去。她是喜欢三日月老师的,毫无疑问,但却从来没想过事情会沿着这样诡异的路径发展了。那个吻……是什么意思?是喜欢她吗,还是……别的什么,奇怪的事情呢。她知道学术这个圈子不知道存在着多少让人胆战心惊却又司空见惯的不良习气,她很怕这样的事也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更怕知道她仰慕了多年的三日月老师……会是这样一个人。她不愿意去想了。


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到了他的卧室,却发现床上只有一团散落在一旁的被子。这个老头子,生病了不好好躺着休息又去干什么了?纯子叹了口气,开始在这个偌大的房子里四处搜寻他的身影。

纯子进到茶室,被眼前看到的情景弄的心里一紧,三日月可怜兮兮地缩在被炉里,身上还披了一件厚重的外套,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她走上前跪坐下来,轻抚他的额头,果然热得烫手。


“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都不想再看见我了。”


原来没有睡吗……


纯子脸上微红,却别扭地看向别处:“你是我导师,我可不敢不理你。”

看他唇上皮肤已经干的皱起,纯子叹了口气准备去倒杯水过来,刚要起身就被他拉住了。


“有时候真希望自己不是你的导师……你就不会误会什么了。”三日月轻抿嘴唇,“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他藏着新月的眸子湿漉漉的,一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时不时会被这个大她很多岁的男人弄得心软的不行。


 “好了……我没有生气。”


看他不愿意回卧室,就在榻榻米上铺好了床铺,扶他躺了进去。三日月裹好了被子,看着小姑娘为了照顾自己忙前忙后的跑,仿佛觉得没那么难受了。


喂他吃了退烧药,纯子决定用毛巾帮他敷一下额头。来到浴室,看见他昨天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竟然每件都是湿的。昨天雨下的那么大,自己被他保护的好好的一点都没有被淋到,原来伞并没有那么大,是他把位置都让给了自己。天气那么冷,穿着几乎湿透的衣服还绕了那么远的路送她回家……不生病才怪。


她的心忽然就疼了起来,这个老头子,怎么会傻成这样。

 


回来时看见他蜷缩着身子不住的咳嗽,慌忙跑了过去轻抚他的后背。三日月渐渐平静下来,虚弱地轻靠在她身上,看他难受的样子,纯子也不忍心放开他了。


“你来了,真好。”


三日月撒娇似的在她颈间蹭了一下,她真的不知道,讲台上八面玲珑的三日月老师也会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我记得你一会儿还有课吧。”

纯子抬头看了看时间,距离上课还有半小时,如果现在赶回去是来得及的。

“嗯,不然翘掉好了,反正是自己看看书就能学会的课程。”


空气中传来一阵沉默。


“不行。”三日月自己撑在坐了起来,“你回去上课。”

“哎?你病的这么严重,一个人怎么行……”

“我没事……你上课比较重要。”

“……”


有时候真的闹不清这个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纯子叹了口气,起身去拿自己的手袋。想了想又把水壶和体温计拿了过来放在他手边,准备好一切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还嘱咐他如果有什么事随时给自己打电话。


“你驾照带了吗?”

纯子愣了一下:“带了。”


三日月从手旁的抽屉里摸出钥匙递到了她手上:“开我的车去上课吧,路上注意安全。”

纯子无奈的接了过来:“我下课了再来看你。”

 


开上了他的车,纯子才意识到老头子为什么要让她开车去上课……既然借了,总是要还的……他是怕自己走了就不回来了吗……


她是上课从来不玩手机的好学生,今天却总是时不时想去瞟一眼屏幕,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可是明知道,他无论病得多难受也不会发消息来打扰她上课的。一想到他那个隐忍的样子,就止不住的心疼,这一节课,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想他了。


三日月目送她出门的那一刻大概也是后悔的,明明见到她来看望自己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开心,明明她的怀抱那么温暖,想让她再陪自己一会儿,明明……


一种不知名何的情绪堵在胸腔里,让他觉得有些呼吸不畅,眼皮却越来越沉。


她还会回来的,对吧?

 


三日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身体感觉轻松了不少,坐起来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肩膀,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好闻的米香,让中午根本没有好好吃东西的他喉间不由得动了一动。


没过一会儿,让他魂牵梦绕的小姑娘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老师醒了啊,已经不发烧了,还觉得难受吗?我煮了粥做了几个小菜,要不要起来吃一点?”


看着三日月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纯子忍不住想笑,一把年纪的人了,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人不省心。她回来的时候看见他睡着了,重感冒的人睡得不太安稳,但好在已经退烧了。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点亮的屏幕还显示在通讯录里存着她号码的那一页。


到底是握着它想了多久结果还是没能拨出去这通电话呢?睡着的男人就像一个毫无防备的孩子,让纯子心疼得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老师?”


三日月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看着她发呆,偌大的房子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纯子的忽然出现给了他一种还在梦中的错觉。如果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她,该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


老头子终于回过神来,笑着答话,被她催促着赶快去洗手过来吃饭。


这是他想要的未来。

 


窗外的月亮升起来了。


评论(28)
热度(212)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