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我没有家了,只有你了

#音乐之声的后续小段1

#一期x真纪



真纪从中午开始就没有收到一期的消息了,心里不禁有些焦虑。


其实仔细想想,他只是和自家父母见个面而已,还能发生什么呢?最坏的结果也只不过是不会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罢了,这样的画面也已经在心中不知道预演过多少遍。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只是真纪想来想去始终有些心神不宁,很怕一期又会被骂,会觉得难过。一旁是父母,一旁是她,是不是让他太为难了?无论他向她说了多少遍是他自己的选择让她不要觉得难过,可是……怎么可能真的不去在意。


从中午开始真纪就觉得事情变得各种不顺,先是不小心把粉底液的瓶子掉在地上摔碎了,在收拾碎片的时候又不小心割伤了手,好不容易止了血包扎好,要出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被粗心的室友反锁在了房间里。


赶紧把室友叫回来开了门,总算没有误了下午上课的时间。真纪匆匆赶到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只剩下最后排门边的一个座位还空着。真纪坐了下来长舒一口气,觉得身体像快散了架一样难受,却又说不出哪里不舒服。总觉得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课程开始了,老师讲的话进到她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一阵嗡嗡声,震得她头昏脑涨。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课是听不下去了,真纪默默掏出了手机,却在点亮屏幕的那一刻愣住了。


两个未接电话,来自一期。


他知道她下午有课,他从来不会在她上课的时候联系她的。


真纪心里一紧,是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呢?她抬头看了看背身写板书的老师,心里默默的讲了一句抱歉,拎着包从后门溜了出去。


电话那边久未有人接听的嘟嘟声听得她心里发慌,在一期接起来的那一刻几乎要跳了起来。


“一期!出了什么事吗?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沉默,过了好久才发出了声音:“我快要到学校了,你方便出来一趟吗?”


“好我马上过去。”真纪慌忙回答着,她分明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难过,试探着问道:“你还好吗?那个……会面,还顺利吗?”


又是一阵沉默,一期的声音有些颤抖:“不太好……我到学校门口了,在这里等你。”


听到不太好三个字的时候,真纪难过得整颗心都要拧在了一起,答应着结束了通话,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跌跌撞撞的跑来了学校门口。

 


一期提着一个手提箱站在那里,看见她过来,想对她笑一下却还是没笑出来。


“对不起,打扰你上课了。”一期把箱子放在了地上,“可以抱抱你吗?”


没有等真纪反应过来,一期已经紧紧地抱住了她,微微屈起身子,脑袋委屈地埋在她肩膀上。虽然他什么也没说,真纪也能感受到他的难过,是不是又挨骂了?是不是又受委屈了?她伸手小心环住了他,轻抚着他的背,眼角有一颗眼泪悄悄滑落。


“怎么啦,他……为难你了吗?”


抱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


“他不要我了……”


那一刹那真纪的呼吸几乎都要滞住,她以为是自己头脑不太清醒听错了。


“什么……?”


“我没有家了,只有你了。”


一期和她一样,预想过很多种可能会发生的结果,也许会狠狠挨一顿打,也许会被关起来禁闭三天,却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会说出,不再是他的儿子,这样的话。走出粟田口家的大门,一期觉得自己像一只摆脱了牢笼的金丝雀,却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究竟是重新获得了自由,还是……已经失去了一切。


此刻还能够抱着她,已经是他最后的安慰。

 


真纪强忍着快要让她爆发的头痛,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我们分手吧,我不能让你因为我失去家。”被她拼了命地忍在喉咙里。


 

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


“外面风好大,我们找个地方避一避吧。”


我不值得你为了我离开家。


“你穿的这么少,不冷吗?”


你快回去啊!快回去道歉啊!明明没有我你也可以过得好好的啊!


“晚上陪我去纯子家吃东西好吗?我和她,约好了呢。”

 


她不敢抬头去看一期的眼睛,不知沉默了多久,她听见他的一句笑声。


“想去哪里都听你的。”

一个极尽温柔的亲吻落在她的唇角。


“谢谢你还愿意要我。”

 


是不是傻啊你!真纪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涌,稍微抬起头看见一期有些憔悴却笑着的脸,只觉得心酸。仔细看的时候发现他脸上有一片微肿的掌痕,不用想也知道是被谁打的,她心疼地摸了摸。


“没事,不疼。”

“都肿起来了还说不疼!跟我走!”说着拉起他就朝学校里面走去。


一期被她拉着有些不知所措,直到他们停在了她的宿舍楼前。因为毕业季搬家的关系,整栋楼有不少男生进进出出,简单登个记宿管阿姨就放他们进门了。室友不在,真纪把一期按在桌前坐好,自己跑去把眼泪擦干净。回来的时候拿着找邻居借来的冰块,用湿毛巾包好了替他敷在脸上。


火辣的疼痛得到了一点缓解,一期一边扶着冰块一边观察着自己的周围,这个她生活的地方。桌面有些凌乱,床上铺的不算很整齐的被子上放着她喜欢的小玩偶,床头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一张照片。是那次他带着她和弟弟们一起登山,在山顶留下的一张合影。照片里她拿着草莓味的冰淇淋笑的很甜,他和弟弟们把她围在中间,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幸福。


刚刚和父亲闹翻之后,都没有来得及和弟弟们道别就匆忙的离开了,一期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也不知道现在家里,是个什么情形。一期叹了口气,抬起头忽然看见真纪正在摆弄着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是真纪姐姐吗?一期哥在你那里吗?他还好吧?现在怎么样了?”


她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已经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药研从来不是会紧张到惊慌的人,此刻也有些着急了。


“在我这,没事了。”


药研长舒一口气:“那就好,怎么都不接电话,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一期才想到拿出手机,果然看到了一连串的未接来电,刚刚只顾着见她完全没有听到。


“别担心,父亲今天说的只是气话,等到他想通了肯定会接受你们在一起,让一期哥回来的。这边有我们在,会好好劝他的,这段时间,就麻烦姐姐照顾一期哥了。”


“嗯,放心。”


真纪笑着揉了揉一期的头顶,她才舍不得和他分手。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大不了,我养你好了。


评论(15)
热度(95)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