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有你在就不觉得苦

#音乐之声的后续小段2

#现代paro,一期x真纪



折腾了一整天,一期和真纪终于搬进了这幢小小的房子。

虽然小了些,该有的倒是都有,家具也都现成。彻底的打扫一遍,又把真纪宿舍里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就算是完成了入住。两人累得瘫倒在床上,看着对方的样子,心里苦涩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幸福。


一期帮真纪把碎发别在耳后,她的皮肤白嫩细腻,只是眼底一片暗沉的乌青,大概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


“辛苦了。”


“还是你比较辛苦,搬了那么多东西,还不让我帮忙。”真纪看见他的手被箱子的边缘硌出了红印,有些肿起来了,不得不在冷水里泡了一会儿才勉强消下去。有些心疼地和他十指相扣,把他的手拉进自己怀里抱紧。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女孩子做。”

说是如此,可是一期自己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这几天自从离开家,先是去鹤丸那里凑合了一晚便开始寻找安身之处,考虑了很久还是准备租下真纪事先考察过准备自己住的这间房子。然而自己的卡被冻结,竟然让真纪用她做兼职存下来的一点积蓄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


“房租容我想想办法,找到工作马上就还给你。”

听到他说这个,真纪气得甩开了他的手:“老提这个干嘛,不是都跟你说了这里我早就打算要自己租的吗,多你一个人又没什么影响,还有人帮我做饭了。你再提这个就自己去睡沙发!不要在这里烦我。”


“好了好了,我不提了。”一期无奈的把她揽进自己怀里。女孩子的身体为什么会这么轻软,让他连一点力气都不敢用。真的想好好保护她,为她遮风挡雨,可是到头来,自己却一直是在被她照顾着。原来如果没有曾经的身份和家庭支撑着那些虚假的繁荣,自己真的什么都给不了她,一期陷入了深深的挫败之中。虽然这一整天已经被搬家弄的精疲力尽,一期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渴望着天亮,去寻找一个可以保护她的办法。

 


真纪静静的缩在一期怀里,听着他的呼吸渐渐归于平稳。这么快就睡着大概真的是非常累了,抬头看看他的睡颜,毫无防备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心疼。

明明可以在那么富有的家庭里安安稳稳的过他的生活,明明可以无论什么事都不需要他自己操心,却非要一意孤行的选择她,选择来陪她过这种苦日子。两个人挤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一起担心着剩下的房租什么时候才能凑齐。

也许有一天,他会厌倦了这种生活吧,希望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不要丢脸的哭出来了才好。


待一期睡得安稳了,真纪从他怀里小心地钻了出来,替他盖好被子。她跑去洗了把脸,坐到桌前,从包里拿出了一摞厚厚的英文资料。真纪从来没有提过,由于搬离宿舍的计划提前,她的奖学金还没有到账。暑假做兼职攒下的一点钱在交过房租之后也不剩多少了,无奈只得又接下了一个翻译的工作赚些生活费,明天就要交稿。可是这几天一直忙着搬家的事根本没有时间做,只能靠这最后一个晚上熬夜赶出来。


真纪深吸一口气翻开了资料,“我养你”这样的话,说着容易,可真正做起来哪里有那么简单。她从十八岁开始经济独立,也是挣扎着摸索了很久,才让自己过上了还算不错的生活,然而突然的变故让一切似乎都要从零开始。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一期,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总要给他时间适应。


只要撑过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就好了,真纪这样告诉自己。

 


一期睡的很轻,一支笔落地的声音把他弄醒了。

窗外已是晨光熹微,一期翻了个身想要再睡一会儿,却发觉身旁的人不在。他坐起身,看见真纪伏在桌面上睡着了,被调成了弱光的台灯还亮着。走过去看到她一整夜都在做什么的时候,一期只觉得自己的心连带着眼眶一起泛酸,心疼到想哭出来。


他记得以前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同真纪聊天,她总是回复的很慢,于是经常撒娇着问她在做什么,为什么不理他。

她总是说,在做翻译的兼职。虽然辛苦一点,但是译一篇就可以挣不少钱。

他从来不懂要为自己筹措学费的艰难,也不懂她选择到他家做家庭教师的无奈。

于是当他还在困惑要怎么保护她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在默默付出努力了。


此刻,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她那么远。

 


一期回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他推开家门,差点被眼前的景象弄的笑出声。真纪穿着胸前印着小黄鸭的围裙,正在研究煤气要怎么开,拧对了方向之后突然冒出的火光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窘迫的样子被一期看到了,真纪尴尬的笑着:“你回来了啊……我正在学要怎么做饭……”


桌上摆着被切得七扭八歪的食材和一台正在播放着料理入门教学视频的电脑。一期无奈的笑着脱了外套,把围裙从她那里解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不要学了,以后都我来做。”然后小心地从她手里接过菜刀:“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不要碰,我来就好。”


真纪虽然有点不服气,但也乐得清闲,站在一旁一边往嘴里塞着刚刚自己切好的黄瓜条,一边欣赏着自家男人认真做饭的样子。这才发现他今天竟然穿了正装,打着领带穿围裙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呢。


“早上谢谢你哦,要不是你帮我把那最后几页翻译完就交不上稿了,又要被编辑骂死啦。”


“正好看到就帮你做了,以后不许再熬夜了知道吗。”


真纪早上被闹钟吵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距离交稿截止只剩半个小时。吓得她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直奔电脑,点开屏幕却发现自己昨晚译到一半就睡着了的文章,已经全部被整理好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来到客厅看见放在桌上的一份简单的早餐,用保鲜膜盖好了,还留了字条提醒她要热一热再吃。


自从离开家,是有多少年没有过这样让人开心的早晨了?然而这个替她准备好一切的家伙,这么早是去哪儿了呢?


“你去干嘛啦,怎么现在才回来?”

“去找工作了。”

“哎?”

一期头也没抬,继续处理着手中的食材,真纪却被他的回答弄得愣住了。才刚刚安定下来,他就急着去工作了啊……本以为至少要给他几天时间适应一下呢。


“怎么了?”

她回过神来:“没什么……找到了吗?”

“嗯,幸好原来学过的东西没有全部忘记。明天就要上班了,感觉有点紧张呢。”一期侧过头,正好对上真纪略带迟疑的眼神,笑着说:“别担心,晚饭我下班回来做。”


“才没有在担心这个啊!”


一期笑着把准备好的食材扔进锅里:“日子大概会一直这样过了,总不能真的让你养我吧?再说你还没毕业,还是学业最重要,其他事情都不要去想,交给我就好。”

“你的学业这么紧,那些兼职做完这次就不要再做了,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吃苦。”

 


一期掀开锅盖,好闻的食物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他觉得味道差不多就关了火:“做好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腰上多了一双小手,紧接着是她整个人贴了上来,在他背上蹭了蹭,像一只在向他撒娇的小猫。


“怎么了?还想吃别的吗,我看看会不会做。”

 


“有你在就不苦。”

“傻一期。”


评论(18)
热度(68)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