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一个博爱的婶婶。

【一期婶】轻弹

#写完了才发现这大概不是我本丸......

#4500字意识流???



“我是龟甲贞宗。名字的由来?……呵呵,任凭您想象。”


正躲在房间里生闷气气到睡着的少女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吵醒了。樱花绽开的漫天花瓣飘落得到处都是,迷蒙之中,少女看见了一个瘦削的白色身影,好像是……他说自己叫什么来着?龟甲贞宗?!


一瞬间睡意全无,龟甲……贞宗?真的是那个传说中有人捞了半年也没捞到的龟甲贞宗吗?江户的地图……算上刚刚派出去的那一队,她也只去过七次而已啊。果然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上帝总会送来一点额外的什么补偿吗?


“龟甲贞宗啊。”少女微笑着走近他身边细细打量,看起来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也总是听别人说起龟甲很喜欢黏着主人什么的,是她喜欢的性格。纯黑色衬衫的衣领高高竖起,遮住了一段纤长细白的脖颈,少女想到了关于他名字的一点轶闻,忍不住伸手抚上了他的脖间。


“这下面,真的有那个传说中的东西吗?好想看啊。”


龟甲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了微红,大概是没想到他的新主人初次见面就会对他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轻轻拉起抚在他胸前的小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礼貌的吻:“主人这么在意我,我好开心。”


还真会哄人呢,少女糟糕的心情因为龟甲的到来稍微变好了一点,正想与他再多说几句话,却被门外传来的一声轻咳打断。

 


“出阵报告书给您送来了,队伍里有人受伤,今天还需要出阵吗?”


一期带着他标准式的微笑出现在门口,话语中也听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可少女就是知道,偏偏要挑这个时间过来,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用了,让大家去手入休息吧。”少女只是静静注视着龟甲根本不去看他,冷冷地抛下这句话,心里不知道快难受成什么样子了。早上因为和一期吵架了才派他跑去江户出阵的,带了龟甲回来就以为她能不生气了吗,才没这么简单啊!

 

一期点头答应,却没有马上离开。

“您还在生我的气吗?”


指甲几乎要嵌进掌心,少女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可不想第一次见龟甲就在他面前丢脸的哭出来。一期责备她的那些话像利箭一般一句一句戳在她心上,原来究竟是谁对她说过永远都不会和她吵架,永远都会让着她的啊!但是她不想当着龟甲和一期发作,只能用她能装出的最冷静的声音对他说道:“我没有生气啊。”


然而话说出口,屋内的气氛仿佛低到了冰点,初来乍到的龟甲也隐隐感觉到了主人不但在生气,而且还气的不轻。


一期心里一紧,也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直接单膝跪在她面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道歉好吗?请您原谅……”


“……我都说了没有生气了你干嘛呀。”少女本不想让他们吵架的事闹到人尽皆知,他还非要在龟甲面前提起……是想气死她吗?


“龟甲,我和我的好朋友逸瑾打了赌,我先把你捞回家,那她就要亲手做饭给我吃了,你快陪我去她家气气她。”说着就拉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龟甲,从一期身边侧肩而过,出门去了。她不想在这个尴尬的地方再待上哪怕一分钟了,只要看到他的脸,她就难过得……想哭出来。

 


到逸瑾家的路程不算太远,一盏茶的工夫已经来到了她家本丸门口。龟甲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并没有多言,她很感谢他无声的陪伴,真是很温柔的人呢。


逸瑾家开门的人,很不巧,偏偏是一期一振。

“是您啊,快请进。来找我家主人有事吗?啊……是龟甲贞宗,真是恭喜您了。”


是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少女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又不好表现出什么,只是点头答应着,默默跟在一期后面来到了逸瑾的房间。


“哟,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不是说除了政府开会打死不出门嘛~来来来一期快过来接着按,好舒服的~”


审神者逸瑾,正瘫在她新买的躺椅上一边喝茶,一边享受着爱人贴心的按摩服务,屋内一派温馨祥和的气氛。


对一期一振那张脸还有些不爽的少女看不得这个画面,扭过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好了好了,你赶快别躺着了,快起来给我做饭去,你看看我把谁捞回来了。”说着拍了拍站在她身旁的龟甲。


逸瑾对着龟甲愣了三秒,又神情复杂地转头看向少女,眼里充满了对欧洲人的羡慕嫉妒恨。不过却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哼!捞到就捞到了,那又怎么样?”


“别废话,打赌说好的,快给我做饭去!我要吃桂花凉粉!”


站在逸瑾身后的一期忽然笑着开口:“我家主上虽然和您有过约定,不过最近都不可以下厨了,如果您很想吃在下可以代劳。”


“怎么还不能做饭啦?这么娇气~”少女不满意的撇撇嘴,往嘴里塞进一颗葡萄。


一期眼里满是笑意,低头笑着说道:“为了肚子里的小宝贝,要委屈一下您了。”



去盘子里拿葡萄的手僵在半空,少女反应了半天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一期说的话。他们两个,好恩爱啊,明明才结婚不久,这么快就有了好消息。明明同样都是一期一振,为什么别人家的都这么温柔体贴,偏偏自己家那个总是要惹她生气。少女心里一阵难过,但也由衷的为逸瑾高兴。


“哟!这么棒,恭喜恭喜。今天来不但没蹭上饭,还送出去一个红包,我好亏啊。”


一期笑着放下手中的按摩仪:“请您稍坐一会儿吧,在下去准备晚餐。”


少女笑着答应,因为想和逸瑾说说话,让龟甲去给一期帮忙。

 


逸瑾早就看出少女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太对,待近侍们离开便问道:“怎么今天回到我这里来啊,我姐夫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提到一期,少女心里就一阵难过,绷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吵架了。”

“哎?为什么啊,姐夫脾气那么好也会和你吵起来吗?”

“是他太烦了。”


这些天来的种种情景在她脑海中一一浮现,晚上饿了的时候想泡一碗杯面被一期批评说不健康,想要熬夜看一场重要的比赛,电脑却被他没收了。她享受一个人宅在家里的感觉,他却总是劝她多和朋友出去走走,她提前完成了工作拿给他看,满心期待着他能说一句夸奖的话,却只等来了“继续努力”这样冷漠的字眼。她想做的事情,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支持过,却总是用那些她不喜欢的事来勉强她。


她知道自己算不上一个最优秀的女孩子,却总是会暗暗的希望爱人眼中的自己会是无暇完美的存在。一期这样……分明就是在嫌弃她吧。这样的想法种在心里,终于在今天的早晨,一期再次唠叨她工作进度落后的时候彻底爆发,和他大吵了一架。


“姐夫他……根本不是那样想的吧……”逸瑾只能陪笑着替一期解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饭菜准备好了,但是桌上的人各怀心思,大概是都没有吃好。

 


回到自家本丸,少女谢过龟甲,带他熟悉了一下环境,又替他安排好房间,回到卧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屋里一片漆黑,她以为一期不在。随手按开灯光,却发现他和衣躺在床上蜷成了一团,听见她回来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喂,我回来了。怎么?不是说要让我去朋友家多走走吗,我去了你又不高兴了?”

没有回应。

“吃的营养大餐,可健康了呢。”

没有回应。

“我可是把日课都做完了才去的。”

依旧没有回应。


少女快气炸了,不就是带着龟甲出门了吗!至于连理都不理她了吗?愤愤的脱了外套走进浴室,想好好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身上的疲惫。生气的同时又有点委屈,有时候还真的挺羡慕逸瑾,为什么人家的一期能这么照顾她的感受啊。


少女正要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篮子,却愕然发现篮子里一期的灰色衬衫上……有一片暗红色的痕迹。她站起身之后才意识到不对,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又重新蹲了下来,双手颤抖着从衣篮里翻出那件衬衫。


右肩的位置有一大片血迹,她伸手去摸了一下,还能感觉到潮湿……该死,是去江户的时候受伤了吗,他一定是换了衣服才来见她的,她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少女也顾不得什么了,裹着浴巾就冲出了浴室走到他床边,一期紧闭着双眼蜷缩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切,刚才……不是故意不理她的吗。


她叹了口气,虽然心里仍旧无比怨念,但是毕竟让他受伤了……虽然完全不分场合,但是说到底他也道过歉了……不然就原谅他一次吧。伸手小心地把他的外套扯开一点,想确认一下他的伤势。却完全没有想到,鲜血沁透了他贴身穿的白色卫衣,留下了一片吓人的红色痕迹,怎么还在流血呢?他没有去手入吗!


“一期一振!怎么回事啊你!受伤了怎么不去手入啊!”


发现他受伤的时候本来还是有些心疼的,可是看见他这副样子就只剩下了气恼。但凡出阵受伤,回来的第一件事就要去手入,是她从建立本丸开始就定下的规矩。他这样,是成心要和她作对吗!


“主……?您回来了……”

一期费力的睁开眼睛,认出是她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吗!我说的话也敢不听了?你胆子很大啊,今天敢不去手入,明天是不是还敢折断在外边呢!”


“不是……我没有……”


“你嫌弃我了直说啊,不想在我本丸呆着了直说啊,你爱去哪里去哪里我不拦着你!带龟甲出了趟门你至于这样吗?我可受不起!手入完了你想去哪我都不管,我的本丸盛不下你!”少女气得把他大骂了一通,愤愤转身要去通知药研赶紧准备手入,却在起身要走的那一刻被他紧紧揽住了腰身。


“您别走……别走!是我做错了,您别不要我……”


一期的身体颤抖着,整个人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意识变得有些模糊,只有一双手紧紧扣着,不敢放松一分。生怕但凡他不小心松了手,他的世界就离他远去了。


背上传来了一点湿润的感觉,是他流泪了吗,她还从来没见过他流泪。


“你放开我!你才没错呢,我没有不要你,是你不想要我了才对吧。”腰上被他的一双手抱的死死的,少女忍着眼泪狠下心向前迈步。手臂之间松动了几分的同时,却传来他的一声痛哼。


糟了……一定是扯到伤口了。少女再也绷不住心疼,小心掰开缠在她腰间的手臂转过身,看见一期跪在床上,满脸是泪。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赶快给我去手入啊!”

一期看着她眨了眨眼睛,委屈的表情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看的她心里一颤。


“我没有不想去手入……手入的位置排满了,我躺下睡了一会儿,一醒来您就回来了……对不起……”

“……”

错怪他了吗……


一期吸了一口冷气再次将她抱住,见她没有挣扎才稍稍用力抱紧:“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您,更不该和您吵架……出阵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作为您的爱人,应该一直站在您身后支持您的不是吗……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是我该死,把您惹哭了我才想明白这些,只想一回来就马上和您道歉,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

倒是有自己在反省啊……


“您还会要我吗……如果您不要我了,就请您亲手把我刀解掉好吗不要赶我走……没有您我不知道该怎么活……”


一期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任她再怎么想假装冷漠,此刻也绷不住了,话语中虽然还带着几分愠怒,但再也提不起严厉的语气。


“是不是傻啊你!”

少女的手颤抖着抱住他,轻抚着他的后背。


“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一期委屈的从她胸前抬起头,嘴角抽动:“那您不生我的气了?”


“生!怎么不生了!”

刚刚添上两分欣喜的面孔复又委屈起来:“对不起……是我不好……”


“好了好了,快别哭了,难看死了。”少女帮他擦了一把眼泪,最见不得他委屈的样子,他真的是专门拣她的痛处戳,“手入位置空出来了,快走吧。”

 


生气归生气,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

从喜欢到相爱,从恋人到至亲,她从没搞懂过其中的分别。

时间总会告诉我们答案。

 


帮他拿了一身换洗的衣服,她要提前去做手入的安排,起身的一刻毫不意外的落进一个温暖的背后怀抱。


“帮我手入好不好?”

她还没消气呢,就敢跑过来撒娇了。

“切,我要是不呢。”

“如果是龟甲求您的话您一定会答应他的。”

声音里满是委屈。

“新人的醋你也要吃?”

“您带他出门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您不要我了……”


少女再也绷不住笑意,伸手揉了揉他的面颊:“我在你心里就那么狠心的啊,说不要就不要了?”可是回头看见他的表情又笑不出了,自己无意间做出的举动,却没想到会把他伤的那么深,怎么会那么没有安全感的啊……说起来还是怪她吧。


“记住了啊,我可不说第二次了。”


嘴角落下了一个轻吻,一期在那一瞬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爱你。”


评论(34)
热度(109)
© 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